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魔域sf

“最懂《围城》的人”杨绛病逝(组图)

2018-07-14 14:17编辑:shibazhai.com人气:




  据新华社消息,著名作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季康(笔名:杨绛)先生,以105岁高龄于2016年5月25日1时10分在京逝世。

  在中国作家榜上,她曾是年龄最大的上榜者,已100多岁高龄,仍笔耕不辍。

  在民国才女之列,她是最从容优雅的精神贵族,生于乱世,心中却有一份与世无争的宁静。

  作为钱钟书眼中“最贤的妻,最才的女”,,杨绛先生已跨越两个世纪的人生起伏。当那些浮于人世的尘埃落定,她与生俱来的才华与魅力却依旧闪光,在岁月的历练下熠熠生辉。

  自独女钱瑗和丈夫钱钟书离世后,她一直闭门深居,最终于2003年出版家庭纪事散文《我们仨》,其真挚的情感和优美隽永的文笔深深打动了读者。

  如今,杨绛先生也逝世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失散于1998年岁末的“我们仨”,终于在天堂团聚了。

  钱钟书夫妇年轻时1950年,一家三口在清华园留影。老两口一起读书

  著 名 作

  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绛先生,以105岁高龄于5月25日1时10分在京逝世。

  杨绛本名杨季康,1935年与钱钟书结婚,同年夏季一起赴英国、法国留学。回国后,历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外语系教授、清华大学西语系教授;1953年,任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研究员。

  杨绛先生早年创作剧本《称心如意》《弄假成真》《游戏人间》等,被多次搬上舞台。来到社科院后,她翻译了《吉尔·布拉斯》《堂吉诃德》等多部高水平的译作。杨绛先生一生创作不竭,著作丰厚。1980年发表长篇小说《洗澡》;1981

  年发表《干校六记》并被译成多种语言;1985年散文集

  《隐身衣》英译本出版。2003年,93岁的杨绛出版

  散文随笔《我们仨》,风靡海内外……2001年,钱

  钟书、杨绛把一生的稿费和版税捐赠给清华大

  学,设立“好读书”奖学金。截至2016

  年,该奖学金捐赠累计逾千万元,惠及学子上千人。

  一个照面成就爱情传奇

  1932年3月初,杨绛去看望老朋友孙令衔,孙也要去清华看望表兄,这位表兄不是别人,正是钱钟书。两人初见,杨绛眼中的钱钟书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当时两人只是匆匆一见,甚至没说一句话,但当下都彼此难忘。

  后来,钱钟书写信给杨绛,约在工字厅相会。一见面,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答:“我也没有男朋友。”从此两人便开始鸿雁往来,“越写越勤,一天一封”,直至杨绛觉出:“他放假就回家了,(我)难受了好多时。冷静下来,觉得这是fall in love了。”

  1935年春,钱钟书获得了庚子赔款公费留学资格,那时候杨绛还没有毕业,但是考虑到老钱这位大名鼎鼎的清华才子从小生活在优裕的家庭环境中,被娇养惯了,除了读书之外,其它生活琐事一概不关心,尤其是不善于生活自理,处处得有人照顾、侍候他,所以她就下定决心跟他完婚,同去英国。

  1935年7月13日,钱钟书与杨绛在苏州庙堂巷杨府举行了结婚仪式。同年夏季与丈夫同赴英法留学。满腹经纶的钱钟书在生活上却笨手笨脚,学习之余,杨绛几乎揽下生活里的一切杂事,做饭制衣、翻墙爬窗,无所不能。台灯弄坏了“不要紧”、墨水染了桌布“不要紧”、颧骨生疔了“不要紧”,什么事都没让钱钟书操心,杨绛的“不要紧”伴随了钱钟书的一生。钱的母亲感慨这位儿媳,“笔杆摇得,锅铲握得,在家什么粗活都干,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水能游,出水能跳,钟书痴人痴福。”

  可谓杨绛塑造了钱钟书,钱钟书也塑造了杨绛。二者互相建构,终至圆满。钱钟书的光芒太耀眼,几乎遮蔽了杨绛的才华,但后者安之若素、娴静内敛的姿态,却反而令其背影愈发高大,令人肃然起敬。钱钟书所谓“最贤的妻,最才的女”,当真是一番肺腑之言。

  没有杨绛 《围城》难成

  1937年,上海沦陷,第二年,两人携女儿钱瑗回国。钱钟书在清华谋得一教职,到昆明的西南联大上课,而杨绛留在上海。

  从昆明回到上海之后,钱钟书打算写《围城》,杨绛甘做“灶下婢”,辅佐夫君全力搞创作。闲时,在陈麟瑞、李健吾等人的鼓动下,尝试写了部四幕剧《称心如意》,次年在金都大戏院上演时“引来阵阵喝彩声”,一鸣惊人。此后,杨绛又接连创作了喜剧《弄真成假》、《游戏人间》和悲剧《风絮》。1945年,夏衍看了杨绛的剧作,顿觉耳目一新,说:“你们都捧钱钟书,我却要捧杨绛!”

  钱钟书的小说《围城》被搬上荧幕前,导演黄蜀芹曾专门来征询夫妇俩。杨绛边读剧本,边逐段写出修改意见。电视剧果然名声大噪,一时在全国掀起热潮,而出现在每集片头的那段著名的旁白——“围在城里的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出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被无数人时常引用,实际上就出自杨绛之手,她可谓是最懂《围城》的人。

  解放后杨绛至清华任教,她带着钱钟书主动拜访沈从文和张兆和,愿意修好两家关系,因为钱钟书曾作文讽刺沈从文收集假古董。钱家与林徽因家的猫咪打架,钱钟书拿起木棍要为自家猫咪助威,杨绛连忙劝止,她说林的猫是她们家“爱的焦点”,打猫得看主人面。

  杨绛的沉稳周到,是痴气十足的钱钟书与外界打交道的一道润滑剂,也是他成就事业的最有力支持。1946年初,在短篇小说集《人·兽·鬼》自留的样书上,钱钟书为妻子写下这样无匹的情话:“赠予杨季康,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他走后 她如何度过这些年

  1998年 12月,钱钟书先生在缠绵病榻一年之后离开人世。而前一年,这对夫妇唯一的女儿钱瑗因病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容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杨绛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到。

  1999年 杨绛根据英文翻译了柏拉图的对话录《斐多》,六万余字。在翻译时参考多部作品,并为读者写作了注释。此书2000年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2011年三联书店再版时,杨绛又做了少量修订。

  2001年 9月以全家人的名义,与清华大学签订《信托协议书》,成立“好读书奖学金”,当年杨绛为奖学金捐助现金72万元,到2011年,已是929万元。揽下整理钱钟书学术遗作的工作。

  2003年 92岁的杨绛重新提笔,在该年出版了散文集《我们仨》。书中回忆了她与钱钟书一路走来的时光,以及丈夫与女儿生前最后一段日子。

  2004年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一版《杨绛文集》八卷本,约250万字,其中一至四卷为创作部分,约为116万字,收入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及戏剧文论;后四卷为译文,约134万字。

  2007年 出版散文集《走到人生边上:自问自答》。这是她2005年住院期间,躺在病床上想到的题目。六十余年前,她编定了钱钟书的第一本文集《写在人生边上》,如今这是她对《写在人生边上》的注释。书中,她试图回答神和鬼的问题、有关人的问题等等。

  2008年 吴学昭的《听杨绛谈往事》由三联书店出版。这本书相当于杨绛的自述,记录了自杨绛出生至98岁的经历,杨绛作序。

  2009年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二版《杨绛文集》。

  2011年 杨绛先生100岁生日,婉拒外界为她祝寿的邀请。这一年,20卷《钱钟书手稿集·中文笔记》出版。

  2013年 102岁生日。“2013年7月17日,今天我生日,在家平静如常度过。只是从早到晚海内外亲友祝寿电话不断……”

  2014年 7月17日,103岁生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最新的9卷本《杨绛文集》,不仅收录她近十年来的新创文章,还有4万多字的《洗澡》续篇:《洗澡之后》。

  2015年 杨绛迎来104岁生日(虚岁105岁),这位优雅、博学的百岁老人仍然思路清晰、精神矍铄,爱清净。

  2016年 5月25日凌晨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宗和)

(来源:网络整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shibazhai.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